这是我读过的第一本大部头非专业英文书 (全书近800页),但是读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枯燥。这是一本类似于纪实文学,为读者讲述了20世纪的人们和烈性传染病抗争的故事: Machupo virus, Ebola virus,swine flu, legionnaires’s disease, HIV, toxic shock syndrome, hantavirus…..

作者Laurie Garrett(1951-)本科在UC, Santa Cruz就读生物学,后来去UC berkeley读PhD,期间因对science writing感兴趣遂随做journalism。Laurie的书广受赞誉,1996年跟随医务人员去Zaire,在Newsday连载关于Ebola outbreak的报道,获得当年Pulitzer prize/for explanatory journalism。她对苏联解体后公共卫生的崩溃的报道”Crumbled Empire, Shattered Health”,让她1997年首获Polk award;随后在Betrayal of Trust一书中讲述她对全球公共卫生的思考,让她在2000年再此获得该殊荣。Laurie的生物学背景保证其作品的专业性,同时常年出现在疾病的最前沿,让她对公共卫生的关注和重视也远超实验科学家。Laurie并不认为仅仅依靠科学技术能够根除传染病,如果缺少政府的支持,缺少民众的支持,疾病是不可能被根除的。polio,smallpox,malaria等例子上都能看出来,上述疾病或者有疫苗,或者知道病原。在全社会努力下,smallpox算是被根除,但是polio和malaria功亏一篑。

个人喜欢以下几章:

》charpter 1, bolivian hemorrhagic fever,故事情节曲折,从疾病发生,医生去了解情况再到发现病原体和传播者,非常精彩,完全可以拍成电影。里面的一些医务人员在后来的章节中也有出现。

》Ebola virus,将这种烈性传染病的残酷完全展现给读者,看了描述感染ebola的患者出血的场面后,我自己都感到脊梁发寒。如果不是身临疾病的最前线的话,作者断然是写不出这么精彩的故事的。

》HIV的章节篇幅相当多,不仅写出科学家如何发现HIV的病因,而且还揭示了其社会背景,还有法国和美国科学家争第一个HIV virus发现者的较量。

虽然本书成书于1995年,距今已有20年,但是Laurie在本书中表达对公共卫生的担忧一点都没有过时,8年后的SARS,20年后的Zika肆虐完全印证了她的忧虑。所以这本书的价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过时。我很期待Laurie能写一本关于SARS的作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