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Autobiography)其实很不好写:按照年代顺序记录最常见,但是容易写成流水账;按照事件写虽然重点突出,但是有时倍感突兀。对于科学家而言,如何写自传更是个大问题:作为科学家自然要突出自己专业方面的内容,写太多这方面的内容就成了academic paper或者是科普文章,况且但是大多数读者对专业知识并不感兴趣,过多的专业知识容易和读者拉开距离。
本书的作者Salvador Luria是著名的”Phage group”创始人之一,细菌现代遗传学先驱。1969年和Delbruck,Alfred Hershey获得Nobel Prize。其弟子中有2为日后成为Nobel laureates:James Watson(双螺旋),Dulbecco(和学生tamin因逆转录酶得奖)。首先,仅书名就值得玩味: A Slot Machine, a Broken Test Tube。Slot machine是他看有人玩老虎机想到设计实验证明抗性是基因随机突变的产物,而选择压力只是起了筛选的作用而发突变的原因;Broken test tube则是他偶然打破了一管培养噬菌体的细菌,之后去隔壁实验室借了另外一种细菌,结果发现2种菌对噬菌体敏感度不同,进而发现DNA的修饰。后来又有一种说法,该书名暗含对现代医学的批评:Slot machine指医学大量占用社会资源;Broken tube说其所提供的仅支离破碎的生命图景。
Luria自己阅读过很多传记,他认为大部分biographies及autobiographies是有历史学家所写,他们往往喜欢将人物归类而加以类型化,其结果导致不能反映人物的unity。Luria是科学家,所以本书一般的篇幅讲他的science path,但是还另辟章节描写自己年轻时候的生活,他在意大利的成长,如何从物理转向生物。在动荡的二战年代如何从意大利流亡到法国,然后再来到美国;此外他还描写自己在行政方面的感受,以及科学家对政治的看法。一般科学家认为科学应该和政治分离,但是Luria经历过二战的动荡,深刻领悟到科学家也是社会的一份子,有必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他和Linus Pauling在50年代呼吁停止核武器竞赛;在60年代呼吁美国从越南撤军;在转基因技术起步的70年代,建议对转基因技术进行合理应用,既不完全禁止,也不毫无管制。为此他也受到政府的报复,曾经被NIH列入黑名单而不予资助。

 

书中处处都有妙语,总结的非常好。

“A scientist’s ego is in there fighting, but fighting against the secrets of nature rather than against other scientists”

“university is a world of scholarship and trust, where the reward for success is intellectual recognition. Industy is a world of contracts and insecurity, where pay is the reward for work”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