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两个叫Michael的人揭示了美国的食品工业内幕:Michael Moss的Sugar, Fat, Salt 揭示processed food的内幕;Michael Pollan的这本The Omnivore’s Dilemma则是讲述了美国食品原料的内幕:基于玉米的食品产业及其如何出现。Moss的书关于Sugar的描写非常出彩,同样Pollan的这本书关于玉米的章节也非常出彩。

Michael Pollan,美国作家,记者,UC Berkeley 的journlism专业的教授。Pollan的很多作品都是畅销书,这本The Omnivore’s Dilemma是2006年NYT年度5佳nonfiction书籍,他还有一部很著名的书The Botany of Desire(还没有来得及看),以植物的眼光看待co-evolution,视角独特。

在本书中,Pollen描述了4种人类获取食物的方式:Industrial Meal; Industrial organic meal; Local sustainable meal; Gather/hunter meal. 我比较喜欢揭露黑幕的内容,所以主要看了第一部分。

Pollen通过对Industrial meal的分析,得出美国的食品工业完全是建立在单一作物玉米之上,玉米大面积种植源于化肥的施用,而化肥的运用源于处理二战中大量生产造炸药的硝酸铵。

》尽管hybrid corn在1930s就培育出来,但是直到1950s才在美国推广。主要是该品种对氮肥需求很高,即使是iowa这种黑土地都不能满足其需求,需要和豆科植物轮种。直到二战结束,美国囤积大量做炸药的硝酸铵,于是转用于农业。于是hybrid corn在美国种植极速扩张;

》现在种子公司力推的高产玉米徒有虚名,这种玉米单株产量并不高,它的高亩产是建立在密植的基础长的;

》美国每年生产大量玉米:一部分用于生产廉价的High-fructose corn syrup,作为可乐中甜味剂;一部分做牛饲料,但牛的消化系统并不适合代谢玉米,易产生疾病;一部分做加工食品。政府每年给玉米产业大量的补贴以维持玉米种植,想停都停不下来;

Pollan一直抨击美国industrial argrucultry,反对加工食物,反对GMO食物(在纪录片King Corn出现),主张自己烹调食物,在美国尤其在中产阶级中的影响力很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