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Weinberg的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ancer是从科学家的视角来探求癌症的秘密,书中主要侧重在上世纪50年代后,DNA被确定为遗传物质,人们从基因水平看待癌症,基本是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基本没有涉及到医学和肿瘤学。如果读者想更详尽地了解癌症:历史上关于癌症最早的记录?癌症病因的认识的历史沿革?癌症治疗的历史?。那么2011年Puliter 获奖图书,哥伦比亚大学副教授Siddhartha的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就是很好的选择。能获Puliter的科普作品出了有扎实的专业知识储备外,其人文关怀是必不可少的。另一个例子就是Toms river,除了讲述染料化工的前世今生,毒理学,流行病学的历史发展,更是将笔触落到一个个人的身上,讲述他们的经历,让读者身临其境。同样,Mukherjee的书中不但有癌症机理的研究,治疗手段的发展,更有流行病学、公共卫生、社会大背景对癌症研究的影响。除了介绍癌症的历史已经人们的抗癌经历,笔者更将落笔点放到患者身上,马上这些癌症研究不再是冰冷的书籍,而是和一个个鲜活的个人相关,每一个癌症治疗都涉及到患者的命运,我们看到病人在治疗期间的喜怒哀乐,看到他们和病魔作斗争的点点滴滴。看完本书,读者不但对癌症医学了解更多,也对生命的本质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与思考。抗癌不仅是医生,制药公司和患者间的事情,更是全人类的事情,这是一个如此浩大的工程

癌症的科普读物在美国也很多,但是获得puliter青睐的却是Siddhartha,一个印裔美国人的作品,可见美国作为民族熔炉名不虚传。作者立足于美国社会,巧妙的以2个美国人的经历为主线,将全文贯穿起来:一个是抗癌先驱Farber医生,还有一个是社会活动家Marry Lasker。这种写法太高明,如果只是依次机理癌症历史事件写也可以,但是那样就比较分散,没有主线,有流水账的感觉。但是以人物的生平为主线将这段历史串起来,会让人觉得非常连贯,抗癌历程似乎就有了行为主体,变成了人们主动去探寻的目标,这种写作技巧真的值得学习。

为什么本书的封面画了一只螃蟹?一些实体瘤病灶附近的血管呈蔓状生长,不禁让人想起张牙舞爪的螃蟹。所以在400BC的古希腊时代,医学家Hippocrates用karkinos/希腊语(螃蟹)指代癌症。到了罗马时代AD160,医学家Claudius Galen则认为癌症源于体内black bile淤积,因为癌症组织附近血液颜色较深。因此用onkos/希腊语‘负担’,来指代癌症。现在生物学的一些名词: 肿瘤学/oncology,致癌基因/oncogene都源于这个词。

 

 

 

 

PS:书里面有2个中国名字: 一个是李敏求, 一个是王振义。李是第一个利用化疗治愈实体瘤的医生,1972年获得Lasker prize。王则利用反式维甲酸治疗APL白血病,2011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其实作者漏掉了另一个中国人, 利用砒霜治疗白血病的张亭栋先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