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本讲述上世纪分子生物学历史的书,经蒲慕明先生大力推荐,在国内很有名气,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了中译本。但是科普书籍我不大喜欢看中文版,主要是因为很多科技名词和科学家的中译名缺乏统一规范,译文很乱,和英文名对不上号。

本书的作者Horace Judson (1931-2011)在1948-1955期间任Time magazine驻欧洲的记者,曾多次为The New Yorker,Nature供稿。此事恰逢分子生物学兴起,在此期间接触并采访参与分子生物学创建的科学家:Max Perutz, Jacques Monod,Francois Jacob, James Watson, Frank Crick, Salvador Luria, Max Delbruck, Linus Pauling…….。本书的构思源于1968年,Judson和Max Perutz会面后迸发出写一本发现蛋白质结构的书。随后和Monod的会谈后,在其建议下将此书扩充为分子生物学历史著作。

看完本书后,我感觉它并不适合低年级的学生,因为里面很多内容属于方法论和逻辑思维的内容,全书围绕科学家如何研究DNA分子的结构,最后如何发现DNA double helix,已经基因的调控。全书有很多对话,展示这些科学家在探索科学问题时的研究思路以及对研究的评论,很多都上升到哲学的层次,不是很好懂。而且,个人感觉在看此书之前,最好看看一些入门书籍,对分子生物学的基础有一定的了解。因为里面涉及的人物众多,如果理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对理解本书有相当大的帮助,这里推荐Luria的自传Slot machine and broken tubes。本书有几个关键人物:结构生物学家Perutz和Pauling,phage group核心人物Luria和Delbruck,DNA双螺旋提出者Watson和Crick,基因调控理论阐述者Monod和Jacob。理清这些人物的关系和他们的研究,基本就掌握了本书,虽然这很难,但是读过本书后,对我们分析问题的能力有很大的提升。这也是蒲慕明先生向学生推荐这本书的原因。

作者非常擅长将比较专业的知识用通俗的语言讲述出来,用了许多很形象的比喻。比如在讲述化学键时,C-C和C=C化学键的不同导致不同的物化性质,作者用跳舞做比喻,C-C类似两人单手相连跳舞,比较无拘无束;而C=C双键类似两人双手跳舞就比较有束缚感,这个比喻非常形象和准确,让读者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