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接触理科以来,我最喜欢的科目就是化学:初中的无机化学课会有很多有趣的小实验,从氧气制备到用锌去置换硫酸铜中的銅,再到颜色各异的颜色反应。到高中接触到有机化学,一个普普通通看似平淡无趣的碳元素,居然支撑其现代有机化学。到了大学接触到生物化学就更加让我着迷:生命就是一部生物化学反应器啊!接触biochemistry越久,我对最早接触到无机化学反而越陌生。但事实上,有机化学对诞生也就200年的历史,人类历史的漫漫长河中,占统治地位的还是无机化学,很多历史事件其实是和无机化学有关,只是我们没有关注而已。

已经很长时间,化学只是我的工作一部分,阅读化学方面的书籍更多的是扩充专业知识。当年在初中接触化学的那种兴奋的感觉似乎已经遥不可及。John Emsley的这部关于无机毒物的科普书无疑唤起了我对无机化学对回忆,让我找回了那种逝去的兴奋感。从poison为切入点,既了解历史又学习化学知识,一举两得,岂不快哉。

本书主要讲述几种常见的无机有毒元素已经其历史中的应用:汞Mercury、砷Arsenic、锑Antimony、铅Lead、铊Thallium。个人非常喜欢mercury, arsenic, lead的章节,因为这几种元素在历史中经常遇到。

》Mercury,罗马人称之为hydrargyrum,因此其元素符号就是Hg。人们使用水银历史很早,在16世纪前的埃及古墓中就有水银的痕迹。常见的汞矿石是朱砂/硫化汞,加热后变成液态汞。人们有时用含汞的物质做泻药和皮肤外用药,它是炼金师alchemist的最爱:能溶解很多金属。17世纪化学从炼金术中分离出来并称为一门科学,但即便是如此,Boyle, Newton仍然是秘密的炼金师,他们在实验过程中收到汞蒸气的毒害,对他们的健康造成很大的损伤,通过分析牛顿头发,科学家发现其汞的含量为正常水平的15倍(73ppm),因此牛顿孤僻暴烈的脾气和汞中毒有关。汞在牙科中曾广泛用于填充龋齿(汞齐/汞银锡合金),因为它效果好,而且持久。汞齐对环境污染主要是火葬高温分解,导致汞气化。

》Arsenic天然有两种矿物:雌黄(As2S3)和雄黄(As4S4)。雄黄realgar(阿拉伯语rahjal gar,山顶的灰),雌黄orpiment(拉丁语auri+pigmentum金色颜料)。欧洲用这两种矿物做颜料,但时间长了容易褪色。中国古人用雌黄做“涂改液”,因为纸张也是淡黄色的,古语所言“信口雌黄”也就是说满口跑火车,随时更改。雌黄通过氧化可以称为剧毒的砒霜。维多利亚时代,人们用面粉糊粘贴墙纸,在潮湿条件下,霉菌生长将墙纸染料中的砷转化为三甲基砷,从而造成居者砷中毒。大名鼎鼎的拿破仑死于砷中毒,和他卧室含砷墙纸有关。

》西罗马帝国在公元395年灭亡。西方人酷爱吃甜,但是蔗糖制法是在9世纪才传到西方。罗马人吃的糖主要是铅糖(醋酸铅):用铅锅煮变酸的葡萄酒(醋酸)形成的甜味晶体。这种糖铅制作的糖浆中,铅含量达0.1%,一勺久足以导致铅中毒。。。古罗马贵族每天铅摄入量250微克,平民和奴隶约30微克。贵族摄入这么多钱主要源自所饮用的葡萄酒。在19世纪巴斯德发明巴氏消毒法前,人们酿葡萄酒相当容易受污染而变成醋酸。罗马人发现在铅罐中熬制浓缩的葡萄汁做成具有防腐效果的糖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