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有人问我最喜欢看哪类图书,我的回答是除了科普就是历史。

小时候对世界的启蒙是从父亲送的两套少年读物:《世界五千年》《上下五千年》。都是很优秀的少儿图书作者,较好的历史背景,优秀的文笔 (现在国内的儿童历史书质量都很难超过它们)。唯一的遗憾是前者插图都是黑白照片,后者的插图连环画风格,历史给我的印象就是两个字--“久远”。

年纪大一点了就想不满足上述比较故事化的历史书,开始看一些专业性的,但主要限于中国史,个人尤其尤其喜欢《史记》《资治通鉴》(其实家里也就这两套);相比之下外国史看得倒很少,不过一套《古希腊的神话和传说》还是很不错的。

到了大学开始尝试看比较专业的历史书,但是发现专业的历史书可读性不高。田余庆先生的《东晋门阀政治》翻了几张就看不下去;初看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惊为天人:原来历史著作可以这样写,这本书的开头完全就是电视剧的开场啊。。但是可惜本书最精华关于李贽的讨论完全看不下去。

本人有不是历史专业,只需凭兴趣阅读即可,无需自讨苦吃。逐渐我发现对历史的兴趣集中在想了解古人的衣食住行变迁。相比之下就很偏爱吕思勉先生的《中国通史》和王力先生的《中國古代文化常識》。本人博士期间研究的plant genetics,对作物驯化算是比较熟悉. 这段时间对食物的演化尤为感兴趣,古人的饮食是如何?各种作物是如何穿到中国?对我们的历史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博士毕业后转向病毒学,开始对动物和人类的疾病有了一定的了解。在国外读了很多疾病相关的科普著作,因此对疾病历史又产生兴趣。今天推荐的就是该领域的开山之作:Mcneill的《plague and people》。aaf32342jw1f7dj0jqkxkj21kw0r0trw.png

Mcneill是著名历史学家,老爷子上月去世,享年98岁。他在60年代写下900页的《the rise of the west》享誉世界(个人不大喜欢看通史)。但是他的《plague and people》却是写的真好,视角独特,多发前人之所未发。历史就是人的历史,而有人的地方就有疫病,Mcneill的研究告诉我们,很多时候plague对人类历史的影响远超我们想象。《Gun, germs, steel》一书很多观点源于本书。本书有很多很观点让我耳目一新,看得出他的视角之独特,功底之深厚:

1,针对病原微生物microparasite, 提出与之对应的新概念macroparasite (征服者,地主)。这个类比真是很有创意,有时候用macroparasite的观点看历史真的能有很多新的认识;

2,热带病原体众多,严重限制人群扩大,限制农业产生。人类走出非洲后来到温带或寒带,避开众多病原体,人群得以扩大;灌溉,犁地使得长期在同一土地上耕种成为可能。中国华北平原独特的疏松黄土,易于耕地;北美的高产作物可以弥补土地贫瘠的缺点;而西方要等待耕地工具的出现才能持续耕种。农业的产生,人口扩大,动物驯化后,产生新的疾病。很多动物原病原菌和动物体长期共存,毒性不高。但是突然和人接触后,毒性可能增大;

4,现代医学产生之前,城市规模的维持依赖农村人口的迁入。政权通过宗教,法律和习俗来维持这个脆弱的平衡。疾病导致城市人口锐减,进而人口组成改变,文化随之变化(Prague,Budapest在19世纪,从德语区转变为捷克语和magyar语区,竟然缘于cholera爆发)。

5,civilized societies扩张不大可能是因为后世学者鼓吹的“先进文化,生产力的吸引”,更可能是因为缘于civilized societies众多人口中产生的plague向四周传播,不仅从肉体上,而且还从精神层次对周边区域人群进行打击 (中国历史上满满的都是这种例子)。将领土扩张类比人的消化过程:war对应于人的咀嚼mastication,疾病对应于胃肠道消化过程。印度历史是个很好的例子:早起印度文明起源于其西北部半干旱区域,气候类似fertile crescent。该文明在1500BC左右随aryan入侵而消亡,至800BC后,aryan文明建立后并南下扩张,但是南方热带疾病很大程度阻碍了完全同化,因此产生了种姓制度castes。因此相对欧亚大陆北部的其它文明,印度文明文化统一性和社会凝聚力始终较弱。

5, 东汉延熹四年161AD(刘备出生),西晋永嘉四年310AD(永嘉之乱),中国爆发两次大疫情。前者是东汉剿灭羌人叛乱时,军中大疫而死者十之三四;而永嘉之乱加上疫情,活者百不存一。而这些疫情可能是smallpox或者是measles。两汉和游牧民族长期战争,战马,牛羊流动性大,plaque在人畜间流动加大,疾病传播可能性也剧增。

6,  人类历史上有过三次鼠疫大流行。第一次是公元541-750年。东罗马帝国皇帝Justinian雄心勃勃,力图重现往日罗马帝国的辉煌。在他横扫北非,征服意大利,即将实现梦想的前夜,一场空前规模的瘟疫不期而至,这场在埃及爆发的瘟疫迅速穿到首都constantinople, 40%居民死亡,连皇帝本人也患病,帝国至此元气大伤。这场瘟疫在欧亚非流行200年,全球死亡人数超过1亿人。第二次是14世纪始于蒙古草原,沿商路传入欧洲和非洲,导致欧洲人口减少三分之一,被称为“黑死病”。第三次是1855年始于中国,高潮期为1894年的印度、香港和1910年到1911年的中国东北,后者被以伍连德为首的中外防疫专家成功控制。1910年在满清东三省的鼠疫很值得注意,如果不是在以伍连德为代表的现代医学工作者的努力下,这场大鼠疫有可能会让人类重温十四世纪的黑死病。。。因为如果不搞清楚这些plague的致病原就无法进行有效的防治。伍连德发现这次鼠疫是肺鼠疫,是通过飞液传播,其传染源是被感染的土拨鼠;之前1894年发现腺鼠疫病则是通过老鼠上虱子传播。这场鼠疫源于1855年清军在云南平叛时感染,后来陆续传播到印度,香港,最终在东北达到顶点。有趣的是游牧民族在历史过程中存在一些禁忌taboo,一定程度保护自己免受鼠疫的伤害:狩猎marmots只许射杀猎取活物,不能靠设置陷阱猎取;避免摄取病怏怏的marmots,如果看到感病marmots居群要远离。因为感染鼠疫的marmots存在明显的病态,游牧民族的这些taboo一定程度保护了他们自己。与之对应的是满清末年,大量内地居民移民闯关东,marmots皮草是很值钱的商品,新移民完全不遵守游牧民族的狩猎禁忌,鼠疫最早在他们中爆发。。。

7,17世纪英国木材短缺,砖石房屋增加而减少了人和鼠间的接触(相对木制房间而言);同时新的rat取代原来的品种,而新的rat并不擅长攀爬,也降低人鼠间的接触。14-17世纪欧洲人口锐减,有大量空余土地,导致毛纺业发达,工人工资上涨,刺激消费纺织品,进而带来另一种疾病的扩散:typhus。俄罗斯18世纪鼠疫大流行,后来开垦土地减少啮齿动物栖息地,减少鼠疫的传播。英国19世纪人口增加,为增进粮食供应需要放弃早前以休耕减少杂草的方法,通过种植medicago一方面减少杂草,另一方面为牲畜提高很好的饲料。牲畜量的增加为人民提供了大量的肉类和奶制品,改善人民的生活并提高其免疫力。未想到的是牲畜血液其实是疟蚊更喜欢的食物,使得疟蚊不再在人群中传播,北欧肆虐几个世纪的疟疾在新的耕种方式下逐渐消失。18世界英国“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将牲畜隔离到私人牧场中放养,提高其健康水平,减少疫病间的传播。

 

8,中世纪无休止的严重瘟疫导致人们对神职人员的不满,而对在瘟疫中起一定组织能力的政府产生好感,为以后Luthur的宗教改革埋下伏笔。宗教朝圣pilgrimages在引发瘟疫中的作用不亚于战争。战争中瘟疫还可以干预,但是pilgrimage中的瘟疫导致死亡反而被朝圣者认为是虔诚的表现。在现代医学产生前,那些流传下来的风俗有些可以保护人民免受瘟疫(东北民众远离患病的土拨鼠,南亚一些民众不在家中蓄水),而还有一些则是会加重疫情(放血疗法)。早期医生的作用更像是牧师,只不过牧师在心理上安抚信徒,而医生安抚患者的病痛。

10, 关于现代医学诞生于欧洲。

欧洲医疗工作者相对比较接受新疗法,新思想,只要它有效。相对之下中医过于强调经典,不大允许创新。(个人觉得这个比较偏僻。毕竟中医四大经典并不是一个时期产生的:《黄帝内经》是西汉前,《伤寒论》是东汉末,《温病》是明末清初,这些经典都是对当时理论的总结)。但是下面的论述比较有说服力:欧洲后来成立了医学院和医疗机构,医生在一起研究疗法,相互讨论,促进技术和疗法的提高,同时还刺激医生尝试新疗法。(相对于对物质的态度,西方人似乎更注重精神世界。基督教作为精神世界的权威可以延续上千年而一直持续到现今。但是对物质上的东西就没有一个绝对的权威,他们的医学理论建立在实践基础,只要不能解释疾病就说明有问题,要让步于更新的,更合理的理论。)

11, 中国18世纪人口倍增是很了不起的。现在的解释是土豆,玉米,红薯等引进提供足够的粮食,但是同时期欧洲也有这些作物,人口只增加了20%;而印度和穆斯林世界则没有增长的迹象。中国当时稳定的社会状态,政治统一,注重家庭传承的儒家传统其实都发挥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帝国的海禁政策;禁止民众开发富饶的东北沃土,使得农民极力在有限的土地上提高粮食单位产量,开发一切可利用的土地,一定程度减少啮齿动物栖息地。

但是人口增长过多有若干问题:实际上减少了食物的储藏量,一旦出现天灾人祸就会出现灾难性后果(爱尔兰大灾荒);

12,医疗方法等传播速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快得多。1798年Jenner发表了牛痘法免疫天花后的第五年,西班牙医生就到墨西哥传授该技术,同时美国医生在kentucky就开始为民众种痘。1805年西班牙人该技术传到其亚洲领地菲律宾,而同年澳门的葡萄牙人从菲律宾将该技术带入华南以应对爆发的天花。虽然Jenner发明了牛痘法,但是种痘技术则是源于土耳其。当时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师夫人Montagu将种痘技术带回英国。之前英国出现数次王室继承人死于天花的事件,统治阶级对此高度重视,在医学界帮助下将该技术推广。而在ci

 

 

 

 

 

 

 

4,饮食禁忌和疾病有关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