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没有更新。一方面是最近看书的时间少了;其次是仅有的时间在啃两部大部头专业科学史书。一本是分子生物学开端的《the eighth day of creation》;还有一本生物化学史,Fruton《Protein, enzyme and gene》。这两部书都还只开个头,估计今年能看完就不错了。

不过有失也有得,其一是发现社会文献出版社出了一套高质量的历史书译丛,冠以“甲骨文丛书”。所选的外文图书质量都很高,译文很流畅,社会反响热烈,评价非常高;其次是发现听有声书是一个不错的阅读方式:在洗碗,做饭之余也可以阅读。不过阅读体验和阅读人的水平直接相关。就像是周星驰的电影如果缺少‘石斑鱼’等配音,对大多数大陆影迷而已就失去了观看的欲望。无意中发现‘上海贝多芬’网友发布了很多有声书,而且质量颇高:他的阅读流畅,嗓音很有历史感,尤其赞阅读中的配乐。后来发现他是学音乐出身,怪不得这么专业。目前听了2部有声书《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还有一本就是本文提到的,讲述太平天国运动的《天国之秋》/Autumn in the Heavenly Kingdom: China, the West, and the Epic Story of the Taiping Civil War。

之所以首先谈《天国之秋》的阅后感,主要是这本书给我了很大的震撼和启示。目前国内对太平天国的评价很极端化:一种是高中历史教科书里无限拔高,认为是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农民起义;另一类就是目前公知届对其的厌恶,认为这是一场反中华文明,反儒家的浩劫,是有一群假借宗教名义的邪教运动。

之所以写这本书,一方面是本文的切入点深深吸引了我,它讲述西方国家在天平天国运动中的角色和作用。作者发掘出“干王”洪仁玕的重要作用:一个连接西方教会和天国高层的人物,讲述中国统治阶级和民众如何受外国势力的摆布,讲述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奋斗和其失败并绝望的故事。老实说我被这个人深深吸引并且打动。这种感觉在以前看国内的历史书从来没有感觉到。还有一点是本书让我不禁联系到90年后,新中国成立前夕,历史似乎重演:国共势力划江而治,国外势力也保持中立,只不过这次起义的一方,共产党胜利了。胜利的原因是共产党比太平天国更加实际。当时苏联实际是支持国民党,共产党决定消灭国民党,统一中国后逼迫苏联承认现状,结果如愿。相比之下,毛泽东比洪仁玕更实际,更懂辩证法,他懂得政治立场是可以变化。

现在舆论似乎一直在斥责洪秀全:他的残暴,荒淫无度,以及愚昧。但是看过这本书后我发现,这样看人太脸谱化,不真实。我更倾向洪秀全的本人在太平天国历史上的形象应该有一个转变过程,他现在的形象应该是在天国发展受挫,内讧后实力大减,对西方做出友好姿态却没收到肯定后的自暴自弃的结果。从1850年起事,三年后就攻下金陵,改号天京并定都于此,鼎盛时期占据整个长江中下游,从湖北东部,江西,安徽,半个江苏和几乎全部浙江,中国最富庶的省份基本都在其掌握中,其势猛无人可及。只是3年后北伐失败,次年天京之变的内乱使其元气大伤,基本失去灭亡满清的力量。洪显然对处境有清晰的认识,既然不能攻灭满清,如何守住现在的地盘是他最现实的问题。其中一个可行方法就是联合西方列强,或者是取得他们的支持,原因很简单,他们都信仰基督教,或许是带引号的“基督教”。这个计划的缺憾就是少了一个沟通人,而到1859年3月,这个计划缺失的一环被弥补,此人就是刚到天京的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洪秀全马上封他为干王,总理与西方列国交往。此时另一个对太平天国利好的消息就是1856-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对满清开战,甚至直接攻下北京,咸丰仓皇出逃。洪仁玕制定和西方交好的方针,吸引大量传教士来天京,希望通过它们和列国交好。然而现实不如人意,尽管有许多传教士支持他们,但是英国驻华公使不相信太平军能长久,仅担心上海不保而保持中立。但是洪仁玕太理想化,他认为政治就是主义,只要是基督徒这一点就能够吸引洋兄弟的同情。其实现在的西方政治早已从中世纪的宗教战争吸取教训,他们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1860年,英法联军攻占北京,清政府开通更多口岸,以关税支付战争赔偿,将西方和清政府绑定到一起。同时大洋彼岸的美国内战也在酝酿中,英国即将失去美国市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日益突出,英国实际上逐渐开始支持清政府。。。之后洪仁玕决策陈玉成,李秀成攻克武汉,但因英国干预而功亏一篑,随后安庆失守,洪仁玕也失去了权利,他联络西方的政策也被抛弃了。。。洪仁玕受此打击也一蹶不振,此时距他掌权仅2年,我相信洪秀全之后越发自暴自弃,因为他已经丧失信心,处于绝望的状态,后人描述他的形象应该是此时他的状态。

太平天国的确也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领导人无远见,权力系统不完善,先军政治,破坏多于建设。但是相比之下清政府也好不了多少,他们更保守,更落后。此后5o年的表现说明他们无可救药。这也是为何之后民间会长期不忘它,它成了反抗压迫的象征;而孙中山,毛泽东年轻时受太平天国的激励。此后的150年内,中国人都没有明白政治的本质是利益之争,而非意识形态。中国人明白这一点可能要到改革开放之后的今天才慢慢理解。。。其实看看历史,看看太平天国,看看洪仁玕的经历,我们应该早一点吸取教训的。。。

感谢本书作者Stephen Platt,感谢他奉献这么经典的一本历史书籍,也感谢“上海贝多芬”网友对本市的精彩演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