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 Lovell的这本书写的非常好,极力推荐给广大读者。以下几点吸引了我,:

1,从英国人的角度看待两次鸦片战争的起因,过程及对中国历史的深远影响,从1860年到国民政府时期,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跨度。书中引用大量英国外交记录,当事人回忆。这些在国内的相关著作中很少见到;

2,鸦片和后来的“黄祸论/yellow peril”的关系。西方人对中国人的态度,在19世纪之前多是仰慕和敬仰,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无不让他们倾倒和向往。但是随着鸦片战争中国惨败,19世纪中叶,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出版,“社会达尔文”思潮开始浮现。在这种氛围下,西方对中国人的态度转为轻蔑和鄙视,并且延续至今。当时的英国社会认为中国人普遍吸食鸦片,毫无道德感,没有控制力。以致文学作品中出现Dr.Fu Manchu这样一个报复西方社会的大恶人(类似福尔摩斯故事里面的大反派莫里亚蒂)。

3,西方对中国的不信任和反感,主要原因并非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而这是我长久收到的教育一直被灌输这种观念:似乎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西方是资本主义,因此西方对中国产生种种敌视。但其实仔细想想,100年前西方的排华高潮,美国甚至出台了“排华法案”,那时候的中国是满清政府当政,我们还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认为曾经引领世界上千年的中国是不可能永远沉沦下去,如果中国走向了现代化的道路(西方在不情愿的态度中推动),其复兴是不可避免。西方对中国的偏见也是其对西方社会统治力量下降的焦虑和恐惧的体现。

4,Opium war后来逐渐成为中国近代百年国耻的开端,而这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这是长期意识形态宣传的结果,从20世纪国民党时期延续至今。至于原因,我揣测是:西方并不希望中国强大,没有真心扶持一个可以使中国走向现代化的政府,他们转而是扶持哪些能够维护其在华利益的势力。正是这一点导致他们放弃孙中山而扶持袁世凯和北洋政府。孙中山在穷途末路中接受苏俄的帮助,竖起反对帝国主义的大旗。蒋介石上位后为了维持自己的正当性,树孙中山为旗帜,接过其“反帝”衣钵(蒋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在这种氛围下,鸦片战争逐渐在宣传中称为国耻象征,直到现在。很多人指责中文版删除了关于政府如何通过意识形态教育,加深民众将opium war作为国耻的意识;国内的教育将opium war中国的失败只归结于英军的入侵,对清政府军队的孱弱,民众的麻木丝毫不提及(书名提及很多民众帮助英国人多例子。至少在抗日战争之前,中国民众都没有国家意识,在他们心中,家族的事情要重于国家。)。我当然希望以后中译本删减越少越好,但是我想说的是两点:1,哪个国家不对民众进行意识形态教育?2,西方何时真正想帮助中国走向现代化?太平天国时,他们为了一点战争赔款放弃支持和西方交流的太平天国;辛亥后放弃支持孙中山。。。他们何时反思过自身?

 

 

 

 

 

 

 

 

 

 

 

 

 

Advertisements